吹梦到西洲

大号王炸四子,小号啥都更,懒癌晚期,小学鸡文笔,炒鸡喜欢看文,属于吃得多,产的特别少的,嗯,就酱。🐣

【乾坤正道】Lover

小号跟我家宝贝同名文@昊哥的小卷毛🌙 
这是大号@软橙柒🍊 
全是私设
ooc是我的,爱情是他们的。
又是一个坑,填不完的坑





朱正廷失恋了,事情是这样的,朱正廷是a大的中文系的学霸,人家不仅语文好,还会跳中国舞,不仅是a大中国舞社的社长,还是a大的首席校草和学生会主席。今年大二的朱正廷在刚开学的一个阳光明烟,风和日丽的日子里遇到了让他一见钟情的小学妹, 以校草优异人际关系打听明四 到了关于小学妹的大部分消息,从小学妹叫什么到小学妹家有几口人再
到小学妹有什么特长,平时爱去哪,朱正廷都打听到了。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变态,朱正廷终于停止了打听小学妹的的消息,并准备创造一次人工的偶遇,可没等偶遇呢,小学妹就自己找上门了。
原来小学妹是舞蹈室家出身,很擅长跳中国舞,朱正廷心想真是天助我
也,在两人认识的第三天,小学妹就跟朱正廷表白了,朱正廷头脑一热, 哪里会想太多,当即就答应了。
从那以后朱正廷每天都会从离学校很远的奶茶店给小学妹买奶茶,虽然每天的事务很忙,但无论再忙他都会抽出时间去陪自己的小女友。以至于现在所有的a大学生,都知道他们可敬温柔的学生会主席是个宠妻的妻
奴。
正当不少a大的学妹学姐都要灰心时,她们温柔的学生会主席既然分手了.但是无论怎么问朱正廷原因,他都不说,但能在a大上学哪个不是人精啊,的间议论纷纷, 大多数学生都是站在小学妹用边,说是朱正延出轨了,但是也有少数人说是小学妹做的事伤了朱正廷的心。
不得不说有的时候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朱正廷发现自己的小女友出轨了,并没有责怪,只是问什么时候开始的,小女友也是性情中人,一下就把事情的真相全都捅了出来,原来从一开始,自己的小女友就有男朋友,但是因为跟男友吵了一架,再加上被朋友怂恿,一赌气,就跟朱正廷表白了。小学妹本以为朱正廷听了之后可能会暴怒,跟她大吵一架,但是没想到,朱正廷什么都没说,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,祝福了她,转身就走了, 小学妹明显看到了朱正廷眼里的悲伤和疏离。
事情就是这样,朱正廷回忆了自己这几个月的行为只觉得这是,自己做过最荒诞的一件事。
朱正廷去了a大外的一家便利店,买了六罐啤酒,当他去结账时,着实小小的惊讶了一下,数学系的系草竟然在便利店打工。
蔡徐坤是数学系的系草,今年的大一新生,才华和能力兼备,学生会多次想邀请他入会,但他一直没答应, 对外宣称没有时间。朱正廷的惊讶转瞬而逝,之前听说蔡徐坤家境不错,但是为什么要来打工呢,惊讶变成了疑惑,结了账,坐在便利店的座位上买醉。



这里大号@软橙柒🍊 
占tag致歉

GOOD NIGHT💗

xxj文笔
请不要上升真主
OOC预警
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晚安,杰哥…”小鬼对着床头的胡巴玩偶道了句晚安,就钻进了被窝。
距离出道那晚已经两个月了,小鬼和朱星杰真的没有私下联系过,想到这,小鬼的眼眶红了,眼里闪着泪光。
“杰哥,我好想你啊…”小鬼从床上坐了起来拿出手机,凌晨一点,“杰哥那边应该是中午吧。”自言自语的拨通了朱星杰的电话。
“嘟——嘟——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正忙,请稍后再拨…”
不接电话,小鬼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,仿佛被一杯冰水浇灭了,泄气似的躺了下来,睁眼看着床头的胡巴,抱到了怀里,小声抽泣的,少年终究是少年心性,也许是哭累了吧,小鬼睡着了。
在梦里,小鬼看到了他的杰哥,朝他伸出双手,在梦里的小鬼扑到了朱星杰身上,突然,他的胡巴消失了,小鬼一下惊醒过来,秀气的小脸布满了泪痕。“是梦啊…”
打开手机“凌晨三点,杰哥,未接来电(16)”一直打了一个小时,后来像是不想再打扰一般停止了。
小鬼播了回去,在拨出去的那一刻就后悔了,坐立不安的等着结果,“喂,小鬼,怎么了,现在你那边应该已经凌晨三点了…”朱星杰还没说完,那边就传来小鬼的声音“杰哥,我想你了…”也许是太久没跟他的杰哥联系了,朱星杰竟从小鬼的声音里听出了撒娇的意味,甜腻柔软的声音传进了朱星杰的耳中。
“小鬼,你下楼来。”朱星杰话音刚落,小鬼就腾的一下从床上起来,蹬了双拖鞋,飞奔下楼,远远的就看到了朱星杰的身影,小鬼跑过去扑到了朱星杰的身上,紧紧抱住了朱星杰,感到了朱星杰温暖的体温后,豆大的泪滴落到了朱星杰温暖手背上,朱星杰紧紧回抱住了小鬼,在小鬼额角落下一吻。
“宝贝我来晚了,还有,我爱你。”
小鬼的拖鞋在跑的时候就掉了,朱星杰伸手去抄小鬼的膝弯,一抄就把人抱了起来。朱星杰注视着小鬼,眼底的温柔仿佛快要溢出来了,小鬼看着朱星杰的微笑,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。
他的杰哥,他的胡巴,终于来找他了。
“杰哥,我也爱你…”朱星杰怀里的少年笑的很开心,绚烂的如夏花,明媚的笑容照亮了漆黑的夜空。
很多年以后,小鬼窝在朱星杰的怀里,“杰哥,如果我那天晚上不给你打电话的话,你是不是也不会跟我表白?”
朱星杰把怀里的小鬼搂得更紧。“也许是吧,但现在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,世上没有那么多的但是。”
其实,只有朱星杰自己知道当时有多么的想小鬼,如果不是小鬼给自己打电话,他可能会疯掉,之后第二天把小鬼从美国扛回来。
也许有时候恰好就是疯狂的想念一个人时,他恰好也在寻觅着你。兜兜转转,总会碰到一起。

是的没错,我是垃圾,骂我可以,请不要骂他们,如果你骂他们,我就骂你,xxj是我了

只能从歌词里找糖🍬